温州文史
365体育投注线上
首页 > 温州文史
? ? ?
?
温州竟有如此多的瓯歌曲目
【来源:市政协】 【 】 【2019年03月04日】

温州自古好歌善舞,明嘉靖《温州府志》写道“尚歌舞”。唐代诗人顾况有一首《永嘉社日赛神》:

东瓯传旧俗,风日江边好。

何处乐神声,夷歌出烟岛。


描写了温州古民喜好用歌声娱乐自我。


瓯歌即温州歌谣,最早记录的瓯歌是元末明初戏曲家高则诚引用到他写的南戏《琵琶曲》里的两首。一首是老姥姥念的“人生七十古来稀,不去嫁人待何时?下了头髻做新妇,枕头上放出大檑槌。”另一首是惜春念的“青春年少莫蹉跎,床公尚自讨床婆。红罗帐里做夫妇,枕头上安着两个大西瓜。”床公床婆就是床杠公、床杠婆,是温州本土防止人们睡觉时滚下床的神仙夫妇。


而明朝时期,《歧海琐谭集》里记录了两首,一是东瓯老百姓嘲讽陆太守的“温州太守陆秋峰,扫尽温州五邑空。只有江山移不去,临行写入画图中”。明朝是严重腐败和黑暗的王朝,而且明朝一度严重剥削、压制浙江,温州人留下这样的歌谣并不奇怪。


第二首是明初“燕燕燕,飞过殿,殿门关,飞过山”,燕暗指明初的北方燕王,即后来的永乐大帝朱棣。飞过殿,指的是其自北平起兵造反。飞过山,指其兵越山东,直奔金陵。似乎是控诉明初政局不稳,导致兵乱。


再到后面,苦情歌谣越来越多,这和温州古代贫苦有关。如《船工歌》“赚工,吃工,空!空!”空即是铁锤修船的响声,也是温州话里的“空”,就是指亏空,比如“其赌钞票空底爻”,就是“他赌博把钱亏空在这里(指赌博)了”。倾诉了修船工因为贫苦而导致的内心痛苦。


还有《挑矾路歌》“拄脚放下响叮当,日夜赶路实心伤。矾担起落纷纷闹,为谁辛苦为谁忙?”,由于温州的明矾矿在苍南,而“谁”不符合温州话,温州话为“何乜人”,即“什么人”,就是“谁”的意思。所以这首歌可能是苍南闽南人所唱的。


相恋曲目也是很多,《妹是有意哥有心》“妹是有意哥有心,隔山种竹连成林。竹鞭条条泥下过,竹尾攀来结成亲。”风格活泼清新。而《我寻阿哥河埠头》“阿哥河埠头洗身体,水淋胸头光溜溜。妹讲帮哥洗衣裳,眼珠落到河里头。”则比较微妙含蓄。


儿童谣曲则有《洗沙淘沙》“洗沙淘沙,半升米,半升汤。煮米饭,硬邦邦,煮碗粥,薄朗汤。”通常是大人挽住婴儿两手,做洗沙淘沙的动作,唱此曲来逗乐婴儿。另外我小时候也听过“沃沃眯O-O-MI,沓沓困Da-Da-Kv”,用来催小孩子睡觉的,由于不知道本字,就用了同音字。


还有战争歌谣,比如《将军姓戚名继光》:

月光光,唱西塘,

骑杉马,过杉塘,

杉塘水深飞过渡,

将军姓戚名继光。

身骑大马背大刀,

率领三军守海疆,

海贼打个死翘翘,

戚将军威名四海扬。

《哄儿谣》:

天皇皇,地皇皇,

莫惊我家小儿郎;

倭倭来,不要慌,

我有戚爷会抵挡。


到了清末还有反清的赞歌,如《振汉反到乐清县》:

咸丰坐落第三年,大水漫漫平屋檐。

咸丰坐落第四年,振汉反到乐清县。

吓得县官康正基,钻进水门团团旋。

惊熬浙江布政司,京城天子叫皇天。


“皇天”为温州感叹用词,意思就是“我的天”。


《金钱起义歌》:


咸丰、咸丰,五谷不丰;

冤狱累累,租税重重。

财主谷仓天天满,人民腹内日日空;

发财人家越发财,穷苦百姓苦无穷。


此曲源自温州清代地下密社金钱会,温州曾发生过清末平阳金钱起义,被人称为“金钱会匪”。

温州古代流行撞歌,类似于现在街头对唱Rap。比如记载中一人撞见一人,唱到“一听山歌你会愁,问你水牛身上几俫毛?大锅煮饭几俫水?大缸做酒几俫槽?”另一人马上回唱“要对山歌我弗愁,水牛身上论肉弗论毛,大锅煮饭论米弗论水,大缸做酒论曲弗论槽。”这种形式的娱乐极度考验人的应对能力。还有记载如“门前山岗几俫斤?”,答唱者立即唱“山岗你抬我会称。”逼得发问者哑口无言。

瓯歌源远流长,虽然因为历代劫难导致大量曲目流失,但存留下来的都是中国南方汉文化不可或缺的历史资料,甚至部分曲目如今仍在传唱,成了不会开败的花朵。





【浏览次】 【打印本页】 【关闭窗口】
?
? ? ?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